活了這麼久
滾滾還是死了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在窩裡像睡著一樣

連最後一隻鼠都離開了
很傷心。
雖然明知道用NLP或是幾個簡單的方法
十秒之內就可以完全消除掉情緒
也就再不會有感覺了
可是我卻沒有去用
任由自己哭
一種儀式性的悲傷。

也許我越來越任性了?

創作者介紹

以歌者之名流浪                         

jaacn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