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後一節是奇怪的理化課。
我試著努力正襟危坐,眼睛卻一直轉阿轉轉去看窗外那隻和我一樣不知在幹麻的長尾巴鳥。
旁邊那傢伙腳伸到走道上手撐著頭,很明顯心不在焉煩死了想下課(跟我一樣)。
然後他被點起來回答問題,完全不知所云。
老師就開罵了[...你們這些功課比較好的人都不聽課,...上次學校日我就跟家長說過了,班上那三個自以為會的傢伙上課都不認真...]
那個心知肚明自己被指名的鋼砲開始推卸:[厚...XXX你怎麼可以這樣]
老師說[...你上課不都在假寐?...我教過全校前十名的,還有全校第一的XXX,他們上課都非常認真滴,看看你們...]
某路人甲:[老師,鋼砲他當過全校第ㄧㄟ。]
老師:[哦?是噢...(假裝啥都沒發生繼續上課)]
***************
這篇故事告訴我們
不知別人底細時說話要小心,因為人是不可貌相的。
不過連我媽都覺得在學校日當著所有家長的面用非常明顯的暗喻指明,公然說學生很嚴重的壞話實在過分啊。
假裝在聽課但是其實根本沒有很累呢。
為啥每次舉功的例子都要舉我們的成績?
就算我們班全校第一也不一定代表他做的功很大,畢竟如果施力方向和物體運動方向成九十度的話作功是零的XD

----------------------------
沒有任何水會拒絕另一滴水的融入。

jaacn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