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煮火鍋,正把火鍋料們倒進鍋裡,突然......)
火鍋女神隨著沸騰的蒸氣現形:「你掉的是金菇(左手),還是銀菇(右手)?」
「不不,我掉的只是擔子菌類的金針菇子實體......煮火鍋用的。」






  忙了好久,居然這個叫啥月考的東西,考完了。然後星期一要考歷史,為的是半個多月之後的複習考,然後這些說都是為了一年後讀的高中,然後好高中又是為了考好大學。媽媽對小小孩解釋的那樣還比較簡潔:為什麼要讀書呢?因為以後要找個好工作啊。
  一直都忙碌著是做什麼呢?我們都像是一個個彈簧,在生活的縫隙中被行事曆擠壓伸張再壓縮,一切還不是就記在那張單薄的也會風化的成績單上。是拉住了一些所謂印在課本上,老師站在台上諄諄教誨的,但從慌忙的縫隙裡又擠去了什麼?總是今天就把明天忘記,忘記窗外有廊廊外有風風邊有樹樹上有天空或者另外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要多久才能把一刻催成真正的歷史,那種可以畫在史書上的?如果十年以後我們還沒被完全的忘記,過去的仍然都會沉默像古蹟佈滿塵灰。一首歌最後一個音奏完,還等什麼,那就只好換一首唱。
  一個月之後就不在意那天在答案卷上畫的是B還是C,再一年今天才緊緊抓著的月考成績也不記得了。三十年後對身旁的孩子訴說往事,考上了什麼學校也不會再重要。生命長得應該可以包容一些錯誤,雖然不是所有,但我總是忙著追逐明天才要升起的太陽。
  想想宿命論者,如果一切都已經寫好在一本書中,那也就不再需要徬徨在叉路之間。遺憾的是我還沒看到過那路標,所以總是忙碌:撿起每一份地圖對照方向,但沒有一份是完整的,每張上都畫著不同的代價和成果,雖然輪廓看來相似,都沒有算得清楚的投資報酬率。忘記過去不難,要忘記未來才真的很難。所做的每件事全可能會改變自己幾分鐘,幾天,幾年後的未來,而才活了這麼一點,這個放在前面的包袱實在是比短短的「以前」沉重。我們為什麼會活成這樣或那樣在狹義的視野裡找不到理由,也就是毫無道理,那麼它就很荒謬,字典說的。不過竟然我還活著,就很荒謬的活著吧。

----------------------------------------------------
你以千種名字隱藏自己
而最後你的身形卻伴著種種意象在天際升起

創作者介紹

以歌者之名流浪                         

jaacn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in826g
  • 你瘋了
  • acatjanet
  • 管它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