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已經下了好一段時候,打著傘沿街行走,雨水模糊視線,一切變得輕輕。眼前的車水馬龍,匆匆行走的人們,失卻熟悉的吵雜聲響,變得遙遠而不真實。世界開始淡化消失,唯一存在的是行人手上搖晃的傘,用顏色向不肯止歇的雨水呼喊,而雨在眼前,在傘際奔跑。
伸出手,試圖讓雨停佇,問問他們的旅程。指尖這一點雨滴,是否曾飄浮過恐龍時代的夜空,還是曾經路過深深的北太平洋,或是探看如北國冬夜窗上的一片雪花。但雨珠匆匆趕赴大地,只以嘩啦的水聲在風聲中勉強回應,留下我踏著的水坑當做回答。屋簷落下的雨簾關住乏人問津的店鋪,汽車雨刷在潮濕的氣息中重複同樣的宣告,沉默行人的衣服並非汗溼但確實快步行走,沒撐傘的樓房門窗緊閉冷漠看著臉頰上雨水滑落。

 

---------------------------------
想餵水滴看他會吃到什麼。

jaacn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